分类存档: 胡言乱语

当一个问题出现的时候

当一个问题出现的时候,第一件想的事情,不应该是谁的责任,而是,如何解决这个问题,而后还要分析这个问题出现的原因,从而能在将来避免同样的问题再次出现。
要知道,问题有可能是局部的,但责任永远是属于团队的。
当都成为一群被关在同一个盒子里的蚂蚁时,彼此就是一个相互作用的群体。任何一个局部的问题……

继续阅读 »

快乐的价格

  在回家的路上,突然,想到一个问题。目前如果你付出x元,就可以获得快乐?你是否愿意呢?
  因为,这个世界获得快乐的方法有很多,很多。我们面对一些需要付出代价的快乐,我们总会思索。于是,我在想,有没有一条公式可以算出,当前的这份“收费”快乐是否值得购买呢?
首先……

继续阅读 »

死神难题 —— 寻找活着的灵魂

在看完这些不知道多少年前写下的文字,对那个“活着,即等待死亡”的观点,又产生了一个新的想法。
曾以为,人生不过是一场或漫长或短暂的等待而已。或坐在这里等待死神,或忘记这场等待—反正死神无论如何都能找到我。但现在,心想,也许找到“还活着的我”,对于死神来说其实是一个复杂命题。
可以这样假定…..

继续阅读 »

可以感觉到

如果都已是黄昏时候,那还要憧憬什么呢? 当秋风拂过你的脸颊,你还能想象春暖花开吗? 月亮本无心争辉,却要和千百万的星儿呆在黑夜中,等待无知的人比对。 所有的光辉,都不过是万物的表象;藏在这面具下,有多少的丑陋,哀怨,不幸。 你能感觉到吗?当小溪即将枯竭,那种只有鱼儿才能够感受的忧虑。 可以感觉到,当世界的色彩,万物的声音,渐渐、渐渐的,一点、一点地在慢慢的消失,而所有的,所有的美好,都在强迫你承认,这个世界的五光十色,绚烂无比。

消失

  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,未来也慢慢的浮现于眼前,而过去,则消失了。
  人脑和电脑,区别并不太大:不同的是一个更加复杂。总认为,在这个有限的空间和时间里,大脑的存储量是十分有限的。讨厌,用心去记住任何东西。让所有的一切成为一种自然的记忆,那感觉很良好。小时候那个背课本的感觉,还是一直活在的心里。并不是一个聪明人,没有什么好的方法,去记忆课本上难以理解的字词。总一句一句反反复复地去吟诵,默念,记忆。然而,这些曾经被不断刻划在脑力的记忆,却消失了……

继续阅读 »

人生进程

  曾经陷入在生死这个博大的命题里,而自己还不知深浅的要和这个困惑决个高低。

  写过一篇名为“对生与死的初感”的东东。而如今,还要再为这个命题写一些文字,尽管,可能会再次迷失,但还是希望把这个想法写下来。

  当知道什么是“生”的时候,那也就明白“死”是怎么一回事。当拥有一切的时候,也将会失去一切。没有什么是注定属于我们的,没有什么是值得,值得一个死人去珍惜的。然而,为什么还要活着,还要努力,还要被快乐痛苦交替的情感折磨呢?为什么?为什么呢?难道,人天生就“卑贱”么?就该被虚无的意义玩弄么?
  而实际,人生的意义,究竟是什么?谁都说不清。究竟该不该去执着那些意义,该不该去挣扎?
  暂且把人生,看做一个完美操作系统中的一个进程……

继续阅读 »